看书阁->重生之永璂(还珠同人)目录->小说重生之永璂(还珠同人)最新章节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重生之永璂(还珠同人) 和敬


    永璂是一路紧赶着回的阿哥所。

    一进门,就看到,那个长身鹤立的少年,正笑看了他。

    “善保!”

    “十二阿哥!”

    两人相视而笑,永璂大步走近他,“等了这么久,你可总算是回来了!”

    善保闻言笑道:“就算我在外面,我们不也经常联系着吗?”

    “那能一样吗?”永璂笑瞪了他一眼,“你说说,我们多久没见了?上次见面,还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怎么样,得了什么差事?”

    “三等侍卫。”善保感谢的看着永璂,“真是多谢了十二阿哥,否则我……”

    “好了,说这个做什么?”永璂拍拍他,“你既然忠心为我,那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善保笑了,是啊,十二阿哥真是没亏待他,只是……看永璂的面色,却不好啊~

    他,比他还小两岁呢。善保有时都觉得,这孩子,也是他的弟弟。可~这么小的孩子,却背负了那么多。脸色这么差,几天没睡好了吧!

    “最近,五福晋又闹笑话了吧!”基本就是肯定了,善保关切的看着永璂,最后还是没忍住问道,“这几天是不是累着了?怎么脸色看着不是很好?”

    “是吗?”他的关心很是真诚,永璂心头一暖,“没事,大概是没睡好。”

    “还是要多休息啊!”善保说道,顺手拿过一边自己带来的礼盒递过去,“这是逸致斋的杏仁糕,也不是最喜欢这糕点的?我顺手就带了一盒,爷不嫌弃才好。”

    “何苦花这些?”永璂让人接了,道,“你和和琳生活也不容易,我要这些东西,叫人去买就是了。”

    “也是我一番心意!”善保笑道,“这几年还多亏了爷关照着,否则我们兄弟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不过就是盒糕点,爷喜欢就好了。”

    “真不知道说你怎么好。”话是这样,永璂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有个人真心为自己,怎么都是好事,点点头,问道,“和琳最近怎么样了?听说在学武?”

    “是啊,弄得天天一身伤!”善保有点无奈道,但永璂看得出,他还是很欣慰弟弟能上进的。

    “他将来是想上战场吗?”见善保点头,永璂笑起来,“这是好事啊!将来保家卫国,建立功勋。练武嘛,总会受点伤,以后就好了。”

    “我知道,就是……”还会心疼。善保自嘲笑笑,“关心则乱啊!”

    “你啊,太关心弟弟了。”永璂说完也不再纠缠这些话题,说起朝事来。

    袁德急匆匆跑进来的时候,他们还说起了善保在官学时的事情,笑的好不畅快,“爷,出事了。”

    永璂皱眉:“有又是什么事?”

    袁德有点幸灾乐祸的道:“和敬大公主今儿进宫了,正巧在御花园遇到了五福晋,现在,正勃然大怒呢!”

    “又是五福晋?”永璂都觉得厌烦了,这小燕子,能不能有一天不闯祸?也亏得五哥受的了她。倒是和敬,“大公主今儿怎么进宫了?”她不是早先受了小燕子的气,乾隆有偏着小燕子心里有火不喜欢进宫的吗?怎么现在……

    “爷,这不是五福晋刚……”袁德笑道。

    永璂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和敬这是看着小燕子才被乾隆斥责了来出口恶气的呢。不止他,善保也想到了,看永璂有些意动的模样,他笑道,“十二阿哥,我后儿正式当值,今儿想托福再去御花园逛逛,不知道……”

    永璂有些好笑,“你会想着御花园?”心里也知道,他这是看出自己想去凑热闹给自己个台阶呢,到底是在见客,要就这么跑出去看,实在不像。“罢了,我们就去看看。”心里对善保,更是欢喜,这个人,果然是一心为他,只得信赖。

    善保也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过他,但能看到永璂高兴,他并不介意自己当一次八卦的小人。

    御花园果然很热闹。

    和敬本来就看小燕子不痛快,这次进宫就是知道了小燕子被乾隆训斥了来看笑话的。她记着礼仪,先去给乾隆和皇后见过了礼才出来,想着自己单独去景阳宫有点不好,顺带的就拖上了现在乾隆的宠妃柏贵人,才打算去景阳宫看看现在小燕子的惨状,没想到,才到了御花园就碰上了原该在景阳宫闭门思过的小燕子。这下和敬当然忍不住了,冷嘲热讽的指责小燕子不守规矩,永琪娶了她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小燕子本来就一肚子不痛快,听到这些话当场就炸开了锅,市井学来的脏话就这么砸了过去,那些话,真是难听极了。

    和敬哪里听过这些?都气懵了。她身边的宫女也都是包衣出身的,论吵架,谁能比过小燕子?眼见着和敬吃亏,柏贵人赶紧出声相帮,这倒好,惹得小燕子更来气了。

    三年前令妃被禁足,尔康打得好主意把含香拖下了位置,成了‘死人’,可令妃并没因此出来,乾隆心里对老佛爷有愧,没好意思开口要人。老佛爷记着永璂皇后,因尔康对令妃更加厌恶,也就无视乾隆偶尔哀求的眼神,绝口不提让令妃出来的事。永璂乘机提点着皇后给乾隆选了几个秀女到乾隆身边,都是江南来的娇娇弱弱的姑娘,乾隆一见,也就把令妃抛到了脑后,对皇后,也和颜悦色起来。小燕子等人对这结果当然不满意,天天大吵大闹的,把乾隆气得半死。还是乾隆动了一次真怒,才把小燕子等人骇住了才不敢再叫嚣了。饶是如此,对这几个江南来的秀女,小燕子也是恨之入骨了。而柏贵人,就是当年那几个秀女之一。

    小燕子看到柏贵人开口,骂得就更凶了。和敬气急了反倒冷静了下来,冷眼看着柏贵人被小燕子气了个半死,暗地里叫人去通知了乾隆,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她直接叫了几个心腹丫头动手。小燕子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就动上了手。几个宫女都被打伤了,小燕子还冲过来要对和敬动手。

    和敬看着她扑过来,像是被吓到了,一个闪身,旁边柏贵人就遭了秧,硬生生受了小燕子一巴掌,身子也被小燕子冲过来的力道非弄得摔倒在了地上。好了,脚崴了,站不起来了。可怜柏贵人啊,哭的是楚楚动人,小燕子还不解气,大骂柏贵人做作装腔作势,然后,乾隆到了……

    永璂和善保到场时正赶上了精彩处,柏贵人可怜兮兮的倚在乾隆怀里,两行清泪流着,好一派娇弱模样。小燕子呢,气鼓鼓的看着柏贵人,倒没有盛气凌人的样子,大眼睛睁得圆圆的,小嘴翘起来,和乾隆撒娇说自己没错呢。和敬就简单多了,站在一旁,什么都不表示,只是那脸色,实在是苍白了点,怎么看,都是受了大委屈的。

    乾隆看起来很犹豫,一会儿看看柏贵人,一会儿看看小燕子,满脸疑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燕子,你怎么和柏贵人吵起来了?你还有没有规矩了,柏贵人是你长辈,你居然敢推她?”怀里美人脸蛋红红的,看的乾隆真是心疼极了,呵斥道。

    小燕子不依了:“皇阿玛,你怎么都怪我?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无心的。是柏贵人刚在那里……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没站好摔倒了,你怎么都怪我啊!”她说的是理直气壮的,好像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乾隆不由看柏贵人,难道真不是小燕子做错了?

    柏贵人泪流的更凶了:“皇上,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脚好痛~”

    娇滴滴的声音听得乾隆身子都酥了,和敬看他神色,赶紧道:“皇阿玛,五弟妹说的是没错,她的确不是冲着柏贵人去的,她是冲着儿臣来的呢!”眼眶遗一红,和敬吸口气道,“儿臣有罪,平白连累了柏贵人,真是不安极了。”

    和敬强忍着委屈的模样真的是牵动了乾隆的心了,他狠狠一瞪小燕子:“小燕子,和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想和和敬动手?你是想打和敬?”

    小燕子眼神闪了闪,不服气的喊道:“皇阿玛,你就会怪我,要是不这个和敬一直在骂我,还想叫宫女和我动手,我怎么会想去和说理。我根本就没想动手,都是她逼我的。”

    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永璂善保等人听的都是好笑。和敬更是冷哼一声:“这么说,你动手还是我的错在先了?”

    “本来就是!”小燕子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和敬气得笑了,对着乾隆福了一福:“皇阿玛明鉴,今儿儿臣进宫给您请安,过后正好遇到了柏贵人,就约好了来御花园逛逛,不想就遇到了五弟妹。儿臣恍惚记得皇阿玛下令让五弟妹在景阳宫闭门思过,一时惊讶,就去和五弟妹说话。不想五弟妹说话冲的很,直说这事不管儿臣的事叫儿臣别多管闲事,还骂了许多……许多难听的话。柏贵人看不下去,说了五弟妹几句,结果五弟妹居然连柏贵人也怨上了,说的更难听了……儿臣想叫人安抚下五弟妹,不想,五弟妹就直接动手伤了几个丫头,还想冲过来和儿臣动手,儿臣躲避了,结果,就连累了柏贵人……儿臣所说句句属实,望皇阿玛明察!”

    乾隆脸一板:“小燕子,和敬说的是不是真的?”

    小燕子当然不会说实话:“皇阿玛,你是不知道,她说的好过分,一脸看不起人的样子,好像我不能来御花园似的,还说我怎么怎么的,我是气不过……是她先动手的!皇阿玛,你不疼我了吗?你怎么就光骂我?”跺跺脚,小燕子也委屈了。

    乾隆语塞,这时,怀里柏贵人拉拉他的衣袖,可怜巴巴的看了他,顿时,他心神一荡,口气硬了起来:“小燕子,你还敢狡辩,居然跟和敬动手,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长幼有序?”

    “什么长什么幼啊?”小燕子压根不理这些,看乾隆责怪她,气呼呼道,“明明就是她先骂我的,她们都是一伙的,就是看我不顺眼,皇阿玛,你怎么就会怪我!”

    被顶撞了乾隆脸色也不好看了:“你还有理了,朕下旨让你在景阳宫闭门思过,你居然就出来逛御花园,你好大的胆子!”

    “……”说起这个,小燕子也自知理亏,张张嘴不说话了。

    乾隆见她这样,气顺了点,可柏贵人和敬还看着呢,该罚的还得罚,正要开口说处罚,就听一声急迫的声音响起:“皇阿玛!”再一看,可不是永琪。

    小燕子看见永琪到了,也不害怕了,高兴地喊道:“永琪!”

    柏贵人心叫不好,忙拉了拉乾隆可还没等乾隆低下头呢,就见永琪跪下来为小燕子求情了,什么乾隆嘴是仁慈不会和小燕子计较,景阳宫的日子太无聊小燕子不是成心抗旨就是出来散散心请乾隆不要生气……好话说了一堆,乾隆慢慢的,似乎也有了原谅的意思。柏贵人心里咬牙,真是把这个一直和自己作对的五阿哥五福晋恨道骨子里了,但她也不是白痴,知道乾隆宠着五阿哥,勉强挤出了笑道:“皇上,五阿哥说的也有道理,五福晋最是活泼的,那受得了禁足的日子。今儿撞到臣妾也不是故意的,你就饶了她吧!”

    乾隆这才想到,小燕子不光是抗旨了,还推了自己的爱妃呢,脸色又难看了起来。永琪一见,忙道:“柏贵人,小燕子一直是心直

    口快的一个人,没什么心机,也受不了气,都怪我宠坏了她,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原谅!”

    这就是说她给小燕子气受了。柏贵人心里恼恨,却对上了乾隆怀疑的眼神,笑道:“五阿哥言重了,五福晋天真无邪、我怎么会怪她呢?这也是我自己没站好才摔的。”恨恨的咬着‘天真无邪’几个字,柏贵人真恨不得把小燕子拖出去打上几十板子。自己这么一受伤,得几天不能侍寝?这五福晋,怎么老和她过不去?

    乾隆闻言舒口气,也是,小燕子虽然是没规矩了点,但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怎么会好好地和柏贵人动手呢:“既这样,那这件事就算了吧!”

    和敬在一旁看着永琪小燕子大喜过望相视而笑的样子,指甲都掐到了肉里,乾隆说完了才想起,小燕子不仅仅是对柏贵人不敬,还是想和和敬动手呢,就这么原谅了她,不由得,他看向了和敬。

    都到了这份上,和敬知道,不能再追究下去了,不然,可就是驳了乾隆的面子了,挤出笑道:“皇阿玛说算了,那就算了吧。五弟妹,你以后,可小心~点,别再没事的抗旨不尊,到处乱跑!”

    和敬的口气哼不好,小燕子心里自是不服的,到底有点理智,知道不能在乾隆面前发脾气,只好不甘不愿的认了。永琪也是不满,看着和敬的眼神都是冷的。乾隆则是尴尬,儿女闹脾气,他自然是偏心的,和敬是孝贤留下来的,他方才又不计较了小燕子,于是便当没看见的,道:“既然没事了,那就散了,小燕子,还不回你的景阳宫?来人,请太医,给柏贵人看诊!”搂着柏贵人,乾隆大步离开。

    永琪也没话和和敬说的,跟着就离开了。只是,离开前,小燕子却恨恨的看了和敬一眼。

    和敬有一瞬间的错愕,回过神,真是气急攻心。什么东西,居然敢跟她叫板?好啊,那就走着瞧。看着她们的背影,和敬冷笑一声,转身要走。

    永璂和善保把一切收进眼底,互看了眼,走了出去。

    “永璂见过大姐姐!”

    “啊,是十二啊!”

    和敬看到是永璂,脸上好歹有了点笑意,这些年,永璂和她丈夫色布腾巴勒珠尔关系不错,连带着,她对永璂也比其他兄弟多了几分好感。

    “大姐姐今天受委屈了!”永璂有点遗憾的说道。

    “你方才都看见了?”他这么一说,和敬再想起他们来的位置,自然就猜到,方才他们也在一边。

    “没出来为大姐姐说话,永璂真是惭愧!”苦笑一声,永璂无奈道,“只是……大姐姐也知道,皇阿玛对五哥和五嫂……永璂,没说话的立场啊!”

    永璂这一解释,和敬脸色好了许多,再一想他话里的意思,不由咂舌,难道,永琪和小燕子在后宫里,真的如此嚣张了?“好了,永璂我也没说怪你!”

    永璂这才笑开来:“那我就放心了。”顿了顿,有点犹豫道。“大姐姐,我看刚才五嫂离开的样子…似乎对您很不满啊!”

    “哼,那又怎么样?”和敬根本就不在乎,她们看不顺眼对方已经很久了,不在乎再添一桩。

    “可五哥对五嫂这么上心……大姐姐,我怕,你和五哥起嫌隙啊~”永璂有点忧心的道。

    “永琪?”和敬很想说不会吧,又想到方才永琪对小燕子的在乎模样,不由得有点犹豫,永琪,会不会真的为了小燕子,和她过不去呢?看皇阿玛的意思,永琪,似乎就是储君了!

    “大姐姐,我看你还是和五嫂赶紧和好吧!”永璂话有深意地说道,“你不在宫里,所以不知道,五哥对五嫂,真是疼入了心坎,五嫂要是看谁不痛快了,五哥……”剩下的他没说出口,但足够和敬猜出这里面的意思了。

    永琪居然宠小燕子到了这地步。和敬一惊,但要她低声下气给小燕子赔罪,绝不可能!“十二弟,谢谢你的提醒了。我也有点累了!”

    “那大姐姐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永璂感激说道。

    “嗯!”打个招呼,和敬也就离开。

    善保确定她走远了,方笑道:“大公主在皇上心里分量还是很重的。”

    “是啊~”永璂凉凉说道,“经过这件事,大姐姐恐怕,不会希望五哥再上一楼了~”

    “那可不是~~”

    和敬现在得罪了五阿哥的心头之宝小燕子,要想将来不倒霉,五阿哥,那就只好你倒霉了!

    【小燕文学首发Ww.X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