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网王之A大调的回旋曲目录->小说网王之A大调的回旋曲最新章节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网王之A大调的回旋曲 正文 命运的变奏曲18


    
  •   浅苍琉璃亦步亦趋的跟在迹部景吾身后,两个人用相同频率的步伐向前走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三米,居然一点没有缩小也一点没有增大。

        只可惜现在的黑发少女完全无法注意到这种违反常理的情况,面前那个熟悉的背影让她一秒钟也无法移开视线,外套上不断传来的玫瑰香让她再一次恍惚了。

        她感觉自己只是一眨眼就站在了看台上,似乎只过了不到一秒钟。

        忍足侑士那双墨蓝色的眼睛正在看向她这边,浅苍琉璃下意识的抱紧了手中的外套,挺直脊背抬头站好,戒备的看向他。

        可惜对方的目标并不是她,忍足侑士的视线在偏离她5度的地方停了下来,对着她身旁的天野菱纱淡淡一笑,成功让菱纱少女微微红了脸,然后立刻就收了回去。

        他这样明目张胆的行为让浅苍琉璃相当的恼怒,她再次收紧了环抱的手臂,脊背笔挺,微微抬高下巴,站在看台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头不知死活的关西狼。

        可惜的是,此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用上帝视角看清忍足侑士低垂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好心的提醒黑发少女,她,中计了。

        那件正选外套上,用金线绣出的华丽名字正因为她的动作而愈加张扬的显露在外,就如同它的主人一样,正在向所有人骄傲的展现着自己华贵的身姿。

        Atobe  Keigo,那件正选外套上绣着这样一个华丽的名字。

        迹部景吾相当满意的看着眼前这幅画面,浅苍琉璃漆黑如墨的长发正随着春风的轻拂在他的外套旁边来回摇摆,那双同样墨色的眼眸灿然生辉,她现在俯视众生的高傲神情和外套上他的名字交相辉映着,同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嗯,还算华丽。

        冰之帝王傲然一笑,那双银蓝色的眼眸从黑发少女身上缓缓移开,在整个球场飞快的扫过。正在努力练习的网球部成员们更加勤奋的练习着,至始自终都是低着头。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胆敢抬头惊动了她,或者让她发现了队服上的名字,那么区区一百圈是绝对不可能让迹部大爷消气的,恐怕那个人这辈子都要向着太阳奔跑了。

        忍足侑士默默在心里欢快的吐槽着,同样低垂的面孔上,嘴角的弧线正在飞快的上升。

        跟着迹部大爷,果然经常会有好戏看啊,今天的戏码实在是太精彩了。

        此时网球部的所有部员都在埋头苦练,刻意避开了看台上的黑发少女,即使他们都看到了外套上那个耀眼的名字,但是经过了上次的100圈之后,没有人胆敢挑战冰之帝王的忍耐力。

        不过此时的网球场上,迹部大爷并不是最高领导人,唯一一个地位高于他的监督大人忽然开了口,他把黑发少女叫了过去,询问起她的练习情况。

        浅苍琉璃本能的感觉到自己不该拿着迹部大爷的队服出现在监督大人面前,可是她实在是舍不得放手,稍稍犹豫了一刻,还是直接走了过去,只是把那件队服搭在了右手臂上。

        从容的回答了榊监督的提问,已经解开心结的黑发少女对于那首少女的祈祷已经有了充分的信心。她的表情似乎让监督大人很是满意,简单的询问过后,对着她点了点头。

        “下个星期五的部活时间,让我听听你的演奏。”

        浅苍琉璃答应了一声,对着监督大人恭敬的行礼,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当着指导老师的面翘掉部活有什么问题。而监督大人也相当的从容,同样不觉得在网球部的部活时间询问音乐社的事情有什么不对。

        天野菱纱看着理所当然的两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视线中华丽的冰之帝王似乎不满的皱了皱眉,他犀利的眼神在看台上扫过,然后迅速向她们走了过来。

        “啊,睡得真舒服啊。”

        这样的感叹声绝对不会出自第二个人的口,慈郎这家伙猛然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监督大人斜了他一眼又很快转移了视线,刚走到看台下的迹部大爷狠狠抽了抽嘴角。

        “啊,琉璃酱,你是来给慈郎加油的吧。”

        刚刚睡醒的慈郎似乎活力百倍,他飞快的跑到黑发少女面前,在她面前又蹦又跳,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监督大人站在她旁边。

        “是啊,慈郎要加油哦。”

        浅苍琉璃对着他宠溺的笑笑,墨色的眼眸里满是温柔。看台下的迹部景吾忽然就皱起了眉,双手环胸看着他们,华丽的声线带着浓浓的不耐烦。

        “慈郎,你这家伙还要本大爷等多久?”

        迹部大爷的话让黑发少女瞬间愣住了,她僵硬的看着慈郎挥手告别,然后飞快的跳下了看台。那双银蓝色的眼眸冷不防的对上了她的墨色双眼,她愣愣的看着迹部大爷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飞快的转身进场。

        “琉璃酱,记得给我加油哦。”

        慈郎还没走进比赛场地,忽然又回过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对着浅苍琉璃拼命挥手。

        他身后的迹部景吾似乎是顿了一下,然后猛地加快了脚步。

        黑发少女呆呆的站在看台上,面前逐渐远去的两个身影都是那么熟悉。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慈郎的比赛对手竟然是迹部景吾!她刚刚当着他的面答应给慈郎加油,那么就等于是在当面告诉他,她希望他输掉?

        神啊,请给她一个雷把她劈死算了!抓狂的黑发少女再次欲哭无泪。

        忍足侑士早早就坐在了裁判的位置上,居高临下的围观看戏。看到两位选手全部进场之后,他清了清嗓子,慵懒的关西腔在他们头顶上戏谑的响起。

        “迹部,你这次还是要让慈郎先……”

        “Which?”

        忍足侑士的话再次被迹部大爷打断,他右手一伸将网球拍指向对面的慈郎,那双银蓝色的眼眸里满是凌厉的气势,和平时的练习赛中完全不同。

        “Smooth。”

        迹部大爷的态度也让慈郎严肃了起来,他原本的目的就是要迹部认真和自己打一场,现在看来,似乎效果有点好的过头了……

        转拍的结果似乎也证实了他的想法,反面,迹部大爷优先。

        冰之帝王满意的拿起了球拍,直接起身走向对面的场地,走到底线附近之后迅速转身,高傲的扬起下巴,再次把网球拍指向了他。

        “给本大爷去发球。”

        浅苍琉璃专注的看着对面那个耀眼的背影,当他转过身面对她,她的心率再一次飞快的上升,他把网球拍猛地向前一指,她在同一时刻飞快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慈郎站在发球区,看着对面的迹部景吾开心的笑了,他能够感觉到对方身上熊熊燃烧的战意,此时的冰之帝王终于能够认真和他打一场了。

        飞快的发球,然后快速上网,他飞速向前的身影透着莫名的欢快,让已经跑到落点的迹部景吾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是的,慈郎这家伙还是老样子,一和他比赛就这么兴奋。

        迹部大爷脸上虽然笑着,回球的力道却是一点都没减小,他快速挥拍,网球瞬间向着慈郎的脚下飞去,竟然是专门瞄准了慈郎左脚的落点。

        飞奔中的慈郎有些狼狈的停了下来,右手握着球拍以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接到了球,黄绿色的小球欢快的跳了起来,向冰之帝王的半场落去。

        慈郎嘿嘿的笑了,左手揉了揉鼻子,慢腾腾的站了起来。

        只是他高兴的太早了,迹部景吾忽然就出现在网前,冷哼了一声,猛的把球打到了底线。

        15-0

        忍足侑士微微愣了一秒,才大声的报出比分。迹部大爷居然这么认真,实在是少见啊。

        迹部景吾飞快的走回了底线,看着面前怔愣的慈郎,笑得极其耀眼。

        “别愣在那,快点去给本大爷发球。”

        慈郎少见的没有笑,而是认真的看了他一眼,飞快的转身。他知道自己和部长有多大的差距,但他还是要争取胜利,哪怕只有一局,也要让部长看到自己的进步。

        迹部景吾在底线微微下蹲,专注的看着发球的慈郎,他知道那家伙在想什么,也很欣慰他有这样的斗志,只是很可惜,今天他非赢不可。

        今天的冰之帝王绝对不能接受任何的失败,哪怕只是一个球。

        浅苍琉璃专注的看着那个身影,他是这个球场上的君主,正主宰着整场比赛。

        慈郎正在用尽全力追逐着那个黄绿色的精灵,可是它只肯听从对方的指令,一连三局,他竟然一分未得。就连用上了前倾发球的技巧,他也没有占得先机,反而被迹部景吾一球一球死死的压制在底线,就连球网都很难靠近。

        30-0,迹部景吾大比分3-0领先,两人的实力实在是相差悬殊。

        这场比赛两个人都相当的认真,慈郎更是用上了拼命的架势,哪怕明知道这球已经救不回来了,他还是不惜体力的奔跑着,丝毫没有放弃的想法。

        果然,他们每一个都是这么执着的人呢。

        黑发少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慈郎的狼狈让她觉得有点心疼,不过她很清楚,迹部景吾正在认真的指导他,希望他能够克服上网选手共同的弱点。

        看到第五局,浅苍琉璃疑惑的看着迹部景吾。他这次的打法实在是很诡异,不停的拉着底线球,实在不像他平时的风格,而且一旦慈郎有机会上网,他就立刻把球打到他脚下。

        第五局结束,黑发少女错愕的睁大了眼。这简直就是慈郎和不二周助那场比赛的修改版嘛,除了冰之帝王没有用出青学天才的绝技,对付慈郎的战术根本一模一样。

        第六局,冰之帝王似乎没了指导的耐性,球风顷刻间凌厉了起来。他的球速比起前面快了一个档次,也不再是刻意拉到底线,而是瞄准了慈郎的防守弱点。

        浅苍琉璃长出了一口气,脸上严肃的表情很快放松下来。她知道对于上网选手的针对性训练已经很系统了,这次的比赛显然是迹部景吾在刻意的指导慈郎,原来又只是巧合。

        她刚刚放松下来,慈郎就在冰之帝王的凌厉攻势之下被迫打出了一个挑高球,黄绿色的精灵很快飞到了半空中,一个耀眼的身影以更快的速度追上了它,然后快速的挥动了球拍。

        慈郎刚刚站稳,网球已经飞到他面前,他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右手的握拍处就被狠狠的击中了,球拍从他手中无力的滑落,那个黄绿色的精灵再一次飞上了半空。

        冰之帝王跃在半空中,耀眼的光线从他身后肆意的闯进每个人眼里,他尽情的舒展着自己华丽的身姿,脸上满是张扬华丽的笑容。

        “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吧。”

        高傲的咏叹调响彻全场,每个人的视线都胶着在他身上,他就像是太阳一样,吸引住在场的所有人,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跟随在他周围,不停的围着他公转。

        浅苍琉璃直直的看着迹部景吾,那双墨色的眼眸里混杂了太多的情绪,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看过这个情景多少次了,然而每一次看到,她都像是第一次看到时一样,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任由他占据自己的全部思想,完全无力反抗的沉沦。

        此时,她再一次傻傻的看着他,看到他凌厉的扣杀,看到他从容的落地,看到他站在她对面,高傲的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

        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瞬间响彻了全场,她在这样嘈杂的声音中看到了他那双银蓝色的眼眸,他正站在原地,右手高举着,张扬的对她笑着。

        她瞬间紧张起来的情绪再一次消失了,她忽然想起了刚才的情景,他脸上华丽的笑容忽然就让她想要微笑。

        于是她真的笑了,无意识的把手中的外套牢牢按在了胸口,她离着那么远的距离,专注的看着他,然后轻轻的张开口,轻轻的说了一声:“胜者是Atobe。”

        她看到迹部景吾忽然动了,他猛地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又立刻停了下来,再次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随着清脆的声响,整个球场瞬间寂静无声。

        冰之帝王高傲的仰起头,银紫色的发丝闪耀着华丽的光芒,他那双银蓝色的眼眸始终看着她的方向,她听到他华丽的咏叹调就在自己耳边响起。

        “啊恩,胜者是本大爷。”

        忍足侑士强压下即将出口的笑声,清了清嗓子宣布迹部景吾6-0获胜。

        慈郎那家伙真是不怕死,居然敢在那件事情上挑战迹部大爷的忍耐力。不过也只有拥有免死金牌的慈郎敢这么做,换了任何一个人,恐怕此刻早已被破灭到渣都不剩了。

        20分钟,6局完败,这还是在迹部刻意指导他的情况下。慈郎那家伙虽然进步了不少,不过比起他们的部长大人,还是太过不够看啊。

        忍足侑士看着迹部景吾傲然的背影,墨蓝色的眼眸里满是戏谑。6局完胜,一球未失,这样毫不留情的结果就是你给出的答案吗,迹部?

        下一场是凤长太郎挑战一位三年级学长的比赛,这样的比赛原本就没有任何的悬念,浅苍琉璃也不会为了凤宝宝是否能胜利这种白痴问题担心,于是她再次神游了。

        迹部大爷刚刚走出比赛场地,另一场比赛就立刻开始了,黑发少女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华丽身影,再次感觉到那种梦境般的不真实。

        然后她眼前的画面一转,又变成了冰帝高中的模样,她看到冰之帝王不耐的皱了皱眉,立刻下意识的走下了看台,从毛巾篮里拿起两条全新的干毛巾。

        迹部景吾好笑的看着面前明显在走神的黑发少女,丝毫没有提醒她的打算,只是很顺手的接过她递来的毛巾,随手擦了擦汗,然后搭在了脖子上。

        冰之帝王随意的坐在看台上,看着这场实力悬殊的比赛。没看两眼他就彻底失去了兴趣,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右边的浅苍琉璃。

        她正站在他右后方45度的位置,距离他不远不近刚刚好三米,她就那样神情恍惚的站在那里,右边手臂上搭着他的外套,左手拿着还没用到的那条干毛巾。

        外套上华丽的金色名字让迹部景吾瞬间心情大好,他惬意的翘起二郎腿,左手撑头,华丽的声线带上了明显的愉悦。

        “给本大爷过来。”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迹部大爷话音刚落,神游中的黑发少女已经迅速的走到他面前,在距离他刚好一米的地方站定了,那双黑曜石般的墨色眼眸茫然中渐渐带上了疑惑。

        这次这么快就要醒了啊……

        迹部景吾忽然觉得有点遗憾,不过他很快就笑了起来,随意的抬起右手指向自己身边的位置,飞快的说出了下一个命令。

        “给本大爷坐下。”

        然后黑发少女就极其乖巧的坐下了,她身旁的迹部大爷看着她渐渐清澈的墨色眼眸,笑得极其耀眼。这样的光芒被她瞬间就感应到了,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他。

        浅苍琉璃彻底清醒过来时,就是这样的情景,她正坐在迹部大爷旁边,距离他不到一米。而那位大爷正单手撑头看着她,脸上满是张扬华丽的笑容。

        她僵硬的转回头,慢慢坐直。就在她准备找个理由离开的时候,身边的迹部景吾忽然站了起来,随手抓起脖子上的毛巾扔到一边。

        黑发少女条件反射的站起身来,向右走了两步,刚好接到。然后她反射性的走过去,递上了手中的干毛巾,就在递了一半的时候,她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

        迹部景吾已经摆出了接收的动作,不过他对面的浅苍琉璃猛的顿住了,他看到她抬起头,无措的看着自己,墨色眼眸里满是惊慌,让他忽然就觉得有些心软。

        身体再一次抢在思维之前行动了,他很自然的伸出手拿走了她手上的毛巾,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失态。

        黑发少女愣了一下,飞快的后退了两步,忽然对着他行了个大礼,然后立刻转身离开了。

        “抱歉,我要去音乐社了。”

        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有进步了,至少她在逃走的时候已经能够给自己找个借口。

        迹部景吾看着她仓皇的背影,忽然就有了上述的想法。然后他再次捂住额头,站在原地大笑起来,那样肆意的笑声让浅苍琉璃开始第二次向着音乐社飞奔。

        冰之帝王一边笑,一边看向了场边的监督大人。他自始至终一直都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这样的态度让迹部大爷实在有些疑惑。

        不过大爷就是大爷,既然监督没有提出任何不满,他也没有主动去询问,而是理所当然的认为监督大人没有任何意见。

        凤宝宝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战败的三年级学长一脸感慨,很痛快的拿起自己那件正选队服递给了他。迹部景吾看着那件熟悉的外套,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

        那个不华丽的女人跑的还真快,大爷他连正选外套都还没来得及要回来。

        冰帝的优良传统就算是迹部景吾也没有打破,每次正选挑战赛上,现任正选们都要穿上自己的正选队服,而不是平时训练时穿的普通队服。最大的区别,就是队服背后用不同颜色的丝线绣出的名字了。

        如果现任正选在挑战赛上败给非正选的部员,他就会自动失去正选的位置,由打败他的非正选代替。按照冰帝的传统,他要把自己的正选外套送给对方,以示对后辈的鼓励。

        还好大爷他不可能输给任何人,否则他还真没有多带一件正选外套送人呐。

        迹部大爷看到凤长太郎郑重的接过了那件队服,在心里欢乐的吐槽着。

        不过,大爷你确定?你真的想过要拿回那件外套吗?

        与此同时,浅苍琉璃正气喘吁吁的站在空无一人的路上,她颤抖着举起那件外套,上面用金线绣出的华丽名字让她有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路两旁的玫瑰花正开得灿烂,阵阵熟悉的玫瑰香味让她无力的蹲在了地上,再次把自己藏在那件外套下面。

        这件外套居然是迹部大爷的正选队服!

        她怎么能忘记,正选挑战赛的时候是要穿正式比赛专用的正选队服啊!

        天啊,这样重要的东西,她到底要不要立刻回去还给他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